让世界了解老区 让老区走向世界

search

89年前的四蛮寨游击队独立营营长李开湘

2022/05/13  浏览量:     来源:中国老区网

  

  开国将军李开湘少将

  1933年1月的一天,原在唤马溪小学教书,因参加中共地下党组织秘密活动被反动当局追捕缉拿的李开湘,在三川寺孟家嘴后山的一个石洞里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三川寺党支部的党员李元首、舒宁、孟知先、孟觉先、李清洁、李开湘、杨震等人,发动贫苦农民同土豪劣绅作斗争,组织成立农民协会,抗租抗粮,秘密发展党员,加强党的力量。经过三个月的积极工作和斗争,农会声威大振,上级党组织又传来红军已解放通(江)南(江)巴(中),正向旺(苍)、苍溪方向打过来的消息,三川寺党支部通过分析研判革命形势发展和对付反动武装力量的办法,做出了在农会挑选骨干分子,由舒宁、李开湘、杨震等党员带领,开赴四蛮寨组建游击队的决定。

  5月14日上午,风和日丽,四面八方的群众聚集到四蛮寨五郎庙荒坪上,公开宣布中国共产党四蛮寨党支部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四蛮寨游击队”正式成立,舒宁任支部书记,李开湘任游击队长。初成立的游击队除三川寺农会挑选的骨干外,还有新入党和四蛮寨周围的杨定开、王昱昌、钱文礼、杨万一、朱光兴、周录贤(后改名周楚)等30多人。武器只有两支快枪,其余都是火枪、大刀、长矛。他们从张王庙(四蛮寨山下的原张王乡)找来四面大旗,缝上镰刀斧头,上写“中国共产党四蛮寨游击队”,插在山头四角,四蛮寨从此成为游击队大本营。

   游击队员身背武器,腰束火药筒,分散在四蛮寨四周的山湾里,积极向群众宣传:“有游击队的保护,白匪兵(指地主民团、县保安大队和川军田颂尧部队)不敢来抢穷人的耕牛和粮食了!”向没有逃跑的地主宣告“不许剥削穷人,不许收租,不准逼债,不准拉夫抓丁!”号召受苦人快来参加游击队,周围群众纷纷报名,没几天,游击队迅速发展到100多人。

  武器弹药奇缺,游击队就支起红炉,打造大刀长矛,李开湘请来会做火药的农民熬硝烧炭,自制火药、铁沙子。战士们身上挂满了用小竹节做的枪药筒,象子弹带一样很是威风。为了提高战斗力,支部党员向队员宣传拿起枪杆子干革命的道理,坚定他们的革命信念,同时,进行射击、队形、利用地形地物和组织进攻方面的训练。大家的情绪十分高涨,不管环境多么艰苦,常听到他们响亮的歌声:

   “土枪、鸟枪、红缨枪,大刀、镰刀明晃晃。游击队要杀反动派,看你白匪哪里藏!”

   游击队经常在附近打富济贫,开仓放粮。周围的几个民团头目气得眼睛冒血,他们每天都派出小股匪兵进山“清剿”,向游击队发动进攻。敌人一来,老百姓就遭殃。匪兵抢粮食,杀耕牛,烧房屋,抓捕游击队员的家人。老百姓被逼得扶老携幼、挑锅背碗,四处避难。为了打击敌人的反动气焰,游击队决定集中力量,利用山高林密、天时地利等条件,瞅准机会向小股敌人发动攻击。

  游击队主动出击,狡猾的敌人龟缩进据点不出来。几次攻击没啥战果,于是游击队把工作重点放在扩大游击队上。群众对白匪兵的骚扰恨之入骨,党支部的宣传鼓动激发了青壮年农民参加游击队的积极性,游击队很快增加到300多人,扩编为三个连的独立营,李开湘任营长。为了有力打击敌人,李开湘还派人到四蛮寨东南的三堆石(原中土乡板庙村),同那里早一个月建立起的三堆石游击队取得联系,在打击白匪、消灭民团的战斗中,两支游击队互相策应、互相支援,扩大了游击队活动范围,增强了战斗能力。

  游击队的发展壮大,使周围的敌人惶恐不安。元坝的李茨檐、万贯的李昭金,歧坪的刘刚,石门的毛志远、玉台的戴银安、碑沱的李九尾、三川的舒廷、唤马溪的杨镜如、锄头垭的冉质卿等十几个民团首领在元坝场开会,他们勾结在一起,由以前的小股出击变成联合进攻,妄图依仗总兵力千余人、武器好、弹药足的优势,把发展中的游击队扼杀在摇篮中。他们贴出告示,重金悬赏捉拿李开湘,取李开湘的人头。

  6月12日拂晓,元坝、玉台等民团出动六七百人,向四蛮寨扑来。游击队的“递步哨”传回消息,游击队决定集中兵力,诱敌入伏,歼敌一部。李开湘派几个队员扛着大旗从山梁向山顶佯装撤退,其余人马在蚕丝庙垭口两旁的树丛、土坎下埋伏,做好战斗准备。团丁大部分是被乡保长硬抓来的,不愿为反动派当炮灰,因此临阵萎缩不前。当官的用枪逼着,象赶羊一样骂道:“他妈的,看谁不往上冲,老子毙了他!”敌人越来越近,为了节省弹药,李开湘命令“放近些再打”。不一会儿,匪兵们缩头缩脑地闯进了游击队的埋伏圈。就听一声“打!”顿时枪声大作,吼声四起。匪兵们一看有埋伏,一个个掉头就跑。游击队乘势追击,跑得慢的匪兵,有的被大刀砍死,有的被土枪打伤。战至中午,敌人被赶过了东河。对战斗中抓获的十几个俘虏,因为都是被迫当兵的,审问后,游击队把他们放了。

  这一仗打得很漂亮,队员们和群众深受鼓舞,白匪再也不敢轻易进攻了。于是,游击队决定以进为攻,打主动战。

  万贯山在四蛮寨的左后方,民团头子李昭金,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是当地一霸。游击区一直扩大到他的眼皮底下,他感到这是对他的很大威胁。所以,攻打游击队他最卖力,前面敌人进攻时,他常在游击队背后捣乱,游击队决定拔除这颗“芒刺”。

  万贯山地形独特,是平地拔起的一座孤山,与四蛮寨相距十里遥遥相望。6月15日,李开湘带领游击队和自卫军200余人,快速分散向万贯山隐蔽前进。来到山脚下,敌人未及明白咋回事,就听鸟枪、土炮、喊杀声响成一片,吓得匪兵们抱头鼠窜,匪首李昭金摸不清虚实,弃家落荒而逃。游击队一直把敌人赶到羊牟寺对岸。赶走了万贯山的地主民团,李昭金家的大量粮食衣物被游击队分给了当地的受苦群众。

  又一日清晨,游击队“递步哨”来报,敌人分两路来攻,已经占领玉台山。李开湘当即部署,一面组织群众隐蔽,一面兵分两路:一路从蚕丝垭,经铜鼓山,对付从锄头垭来的冉质卿民团;一路从张王庙,经青龙包,对付从玉台山来的李昭金、戴银安民团。同时向三堆石游击队送信,请他们前来配合接应。

  烈日当头,气候炎热,游击队员积极备战,做好充分准备。九点多钟,冉质卿民团100多人,吵吵嚷嚷冲了上来,狭路相逢,李开湘率领的这一路游击队战士巧妙利用地形地物,隐蔽开火,顽强阻击,敌人火力虽猛,却很难发挥作用。战至中午时分,民团匪兵不敢贸然前进,双方相持不下。这时游击队另一路由一连长谢万国带领,经青龙包,从玉台山侧背迅速移到山脚下,将李昭金、戴银安民团逼到玉台山下。下午,三堆石游击队赶来增援,两支队伍南北夹攻,迫使敌军节节败退。游击独立营虽然装备比敌人差很多,但战士们不怕牺牲,善于近战,有几个猎手出身的队员,弹无虚发,使敌人胆寒。眼看敌人要跑,李开湘一声哨子响,接着大喊:“杀呀!冲啊!”,游击队员如猛虎下山,跳出掩体,冲了出去。敌人一下子乱了阵,只顾拼命逃跑,没人敢回头。游击队紧追不放。争相逃命的敌人,有的被枪打,有的被刀砍,有的背负枪伤臂被刀剁,有的跳岩摔死。游击队一口气追出十几里远。经过5个多小时的战斗,游击队打死打伤匪兵10余人,活捉团丁20多人,缴获了一批枪支弹药。从此,独立营声威大震,团匪们再也不敢组织进攻游击区,民团的头目们也各自带着兵丁缩回了自己的老窝。

  唯有胡家坪保长胡天玉,抓了60多个青壮年,组织了一个“锄把会”(以“锄把”为武器的民团组织)。别看“锄把”算不上什么武器,但锄把会经常打家劫舍,抓人逼债,周围群众深受其害。李开湘决定带一个小分队前去缴械。

  小分队已经到了胡家坪,锄把会的团丁们非但不怕,还问他们到哪里去,并要他们也来参加“锄把会”。李开湘将计就计,“行啊,快叫你们的头头出来迎接!”未等锄把会团丁明白过来,李开湘一个手势,游击队员们便将锄把会包围起来,缴了械。李开湘向他们宣传我党的政策,对他们进行不要助纣为虐的教育后,放走了这些被抓来的青壮年农民。

  随着游击区的扩大,那些拥有民团的恶霸地主为了抗拒我党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土地革命,他们有的把大量粮食、财物藏起来,有的躲进了深山山洞,企图凭借地形优势和手中的武装力量对抗“土改”。中共四蛮寨区委(已于4月由回龙场支部、唤马溪支部、四蛮寨支部等合并建立)和游击独立营决定杀一儆百,组织游击队员首先攻打邓家岩洞,捉拿地主豪绅邓伯阳。

  邓家岩洞座落在一个十几丈高的陡岩上,平时靠一个粗大的铁练攀援上下,洞口陕小,不便施展火力。地主邓伯阳带着家属团丁、金银财宝和粮食衣物,躲进洞内,负隅顽抗。李开湘派二连长邓继周、副连长杨万云带领部分游击队员警戒掩护,其余队员进洞瓮中捉鳖。

  战斗开始后,由于枪弹和土炮打不进洞,喊话劝降没有回应,围困三天的文攻武攻都不见效。李开湘接到报告,亲往邓家岩召开诸葛亮会,根据山洞内外地形和洞中无水源的情况,制定了“烟火熏呛”和“断饮干困”的办法。一连几日的烟熏断水,邓伯阳招架不住,打着白旗,爬出洞来投了降。

  6月下旬,从南江、旺苍分三路进军苍溪的红四方面军,已经解放了苍溪东北部到中部大部分地区。6月24日,四蛮寨独立营还与进驻白庙场的一个红军营配合作战,一举消灭了攻占马梁包的川军和元坝、歧坪、羊牟寺民团及县保安团二大队的400多敌人。形势一片大好,根据阆苍南中心县委的指示,四蛮寨独立营与三堆石独立营、李斌民团起义改编的独立营合编为游击独立团。四蛮寨独立营挑选出120人开往长赤县参加红军,李开湘仍带领四蛮寨游击独立营战斗在四蛮寨一带。

  乘我红军收缩阵地,组织三大进攻战役(仪南、营渠、宣达),刚开辟的苏区力量薄弱之机,敌人纠集了六、七个民团,还搬来县保安大队,共1000多人,于9月20日疯狂向我苏区四蛮寨片区大举进攻。李昭金民团从四蛮寨旁迂回运动,刘刚民团从南阳牛项颈直逼而来,正面是县保安队主力,还有队伍从后面跟进和侧翼进攻。敌人来势异常凶猛,尤其是县保安队,武器好,又经过专门训练,有一定作战能力。如果硬拼肯定会吃亏。有人提出:“搬兵、找红军!”七、八月份,红30军曾有一个团驻扎白庙场,但距四蛮寨100多里,往返搬兵已经来不及。李开湘决定,以排为单位,分成若干小组,借助深山密林,边打边撤,向红军驻地靠拢。

  敌人虽然来势凶凶,但他们慑于游击战术的威力,加之地形不熟,忌惮突然遭袭,不敢贸然猛进。游击队一面组织后撤,一面同敌人捉迷藏,分散敌方兵力,弄得敌人疲于奔命,火力很难施展。经过三个昼夜的周旋,游击队已撤到了距白庙场20几里的赵家垭,李开湘命令部队沿土垭梁埋伏迟滞敌人,自己带着两名战士,一口气跑到红军驻地。红266团王团长立即让教导员黄学义带两个连前来增援。下午三点钟,李开湘赶回阻击地点,已见大批敌人缓缓向垭口靠拢。此时,红军连队抢先占领了有利地形,隐藏在山脚下和树丛里。敌人象一群蠢猪钻进了“口袋”。“射击!”红军和游击队一齐开火,轻机枪“哒哒哒”象炒豆般脆响,匪兵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这儿会遇上红军主力,敌指挥官还壮着胆子命令到:“这是他妈的在放鞭炮,不要怕,往上冲!”但渐渐觉得不对劲。又听有人喊“轻机枪,是红军的轻机枪!”只有正规部队才有这玩艺,发觉被围的敌人掉头就跑。红军和游击队跃出壕坎、田埂,边追边喊:“抓活的!”“缴枪不杀!”“冲啊!”敌军乱作一团,有的藏进岩洞,有的滚下悬崖,有的陷进稻田拔不出腿,双手举枪求饶。反击战大获全胜。

  根据红军教导员在祝捷大会上的讲话精神,李开湘请示区党委同意后,将独立营营长职务交给了副营长钱文礼,然后带领140名从独立营挑选出的游击队员,一起参加了红军。

  

  李开湘将军的女儿李征征捐给党史研究室的父亲遗物(工作笔记本)
 

  李开湘将军的女儿李征征捐给苍溪红军渡陈列馆的父亲遗物

  (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用过的毛毯)

   (李云飞 根据中共苍溪县委党史资料和李开湘《四蛮寨游击区的创立》等编写)

相关文章
国产aaa级毛片,99精品在线观看,国产高清无码不卡,美女扒开双腿网站,一级国产黄色A片